搜 索
字号:
中央环保督察组“喊话” 揭开哪些环境问题
发表时间:2016年11月25日 10:41来源:中国青年报

摘要提示:今年夏天,中央派出8个督察组赴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地进行环境保护督察,查处各地群众反映突出的环境问题。这也是我国发布《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以来,中央层面进行的最大规模环保督察。

  今年夏天,中央派出8个督察组赴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地进行环境保护督察,查处各地群众反映突出的环境问题。这也是我国发布《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以来,中央层面进行的最大规模环保督察。

  每个督察组均由一位正部级官员带队,所到之处,向社会公开举报电话,寻找老百姓不满意的环境问题,并着重剖析地方党政干部对环境保护不作为的线索。在为期一个月的督察中,督察组现场检查了1500多个点位,梳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损坏环境责任追究问题100个。

  刚刚过去的一个星期,8个督察组再次返回所督察的地区,向各省区的党政一把手反馈督察意见。从陆续公开的信息来看,8个督察组把部分地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对环境问题漠视、甚至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的问题,放在最突出的位置进行反馈。督察组共计交办群众举报13316件,立案侦查207件,拘留310人,约谈2176人,问责3287人。

  这些不留情面的批评也被媒体评价为是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地方的环保不作为进行“喊话”。

  对此,也有专家认为,我国的环境保护正从过去单纯的“督企”向“督政”提升,这正切中了《环境保护法》中地方政府对环境质量负责的主旨,8份督察报告也折射了我国当前存在的环境问题。

  环境保护被一些地方政府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在8份督察报告中,几乎每一份都有这样的表述:对环境保护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这句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用了几十年的描述,依然适用于不少地方党政环保工作。

  在内蒙古,督察组通过与地方党政负责人谈话了解到,2013年以来,半数盟市党委常委会很少专题研究环境保护问题,而现实的情况是,“当地的生态破坏情况令人心痛”。

  黑龙江对环境保护的不重视则表现为,当地在规划安排中,降低了国家对环保工作的要求。国家要求“到2020年年底,县城、城市污水处理率分别达到85%、95%左右”,但《黑龙江省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将上述两个达标要求降为“80%、90%左右”。

  此外,《黑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方案》自行将国家要求的钢铁企业安装脱硫设施的时间由2017年推迟到2018年。在大气治理过程中,黑龙江省既未对承担减排任务的部门进行考核,也未对空气质量恶化的地区进行问责。

  在河南,督察组与当地不少干部谈话时,听到很多人持这样的观点,“短期内牺牲环境换取增长不可避免”,“大气污染严重主要受地形、降水、风力等外部条件影响”。这样的执政逻辑必然会带来“经济兴、环境衰”的结果。

  2015年,在河南省环境保护责任目标考核中,郑州市的考核结果为未完成,但在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中,郑州市的考核结果为优秀。

  经济“优等生”却在环境质量上大退步。郑州市空气质量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名中,从2013年的倒数第10位,一路下滑到2016年上半年的倒数第3位,成为全国污染最重的省会城市之一。

  与此同时,由于大量生活污水溢流直排,郑州全市水环境质量持续恶化,2013年以来贾鲁河、双洎河监测断面部分污染指标呈上升趋势。

  只重经济发展,多地出现生态环境质量恶化

  在督察反馈中,有多位督察组成员都遗憾地表示,多地出现的生态环境质量恶化,背后有不少环境给经济发展让步的案例。

  督察组在向江西省进行督察情况反馈时专门提到,2016年上半年,南昌、宜春、九江、鹰潭、吉安、新余、赣州等7个地市PM10或PM2.5浓度同比不降反升,部分河流湖库断面主要污染物浓度也呈现上升趋势,但面对环境质量的恶化,多数地方不少领导同志对此认识不够,危机感、紧迫感不强,存在盲目乐观情绪。

  在广西,督察组也反馈,当地环保为发展建设让步的情况时有发生,尤其是城市建设规划存在侵占自然保护区的现象。

  2015年6月,为建设钦州滨海新城,将茅尾海自治区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29%的面积调出保护范围,实际调减面积1413公顷。根据钦州滨海新城、北海铁山港东港区和龙港新区的建设规划,还将占用茅尾海和铁山港区域约595公顷原生态红树林。

  督察组还调查发现,广西北部湾在开发建设中未充分考虑战略环评要求,北海、钦州、防城港三市均大量引进钢铁、铁合金等产业,没有落实此类产业的布局规划要求。钦州市皇马工业园区没有建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废水通过渗坑排放,违规引进祥云飞龙再生科技公司等生产工艺落后、重金属污染严重的企业。近年来,北部湾优良的生态环境已受到威胁。

  内蒙古是我国北方的生态屏障,但遗憾的是,当地89个自然保护区中有41个存在违法违规情况,涉及企业663家。大青山、西鄂尔多斯、甘草等国家或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内大量采矿企业直到2016年上半年才停止生产。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功能已基本丧失。

  黑龙江省也存在大开发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大庆市杜尔伯特县将湿地谎称为既有耕地,向上级申报在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实施开发项目,并获批准,造成保护区内1万多亩湿地被毁。2012年以来,省农垦总局牡丹江管理局八五六农场、兴凯湖农场在兴凯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违规开垦耕地,造成2500多亩草地被毁。

  有的环境问题老百姓举报了上百次

  在对不少省区的反馈意见中,督察组都提到,有的地区环境质量与百姓需求有较大差距,许多影响百姓生活质量的环境问题久拖不决。

  督察组点名说,内蒙古呼伦贝尔北方药业有限公司异味扰民问题长期存在,2013年以来,自治区各级环保部门共收到关于北方药业的投诉达143件。近年来。自治区、呼伦贝尔和牙克石三级环境保护部门对北方药业实施行政处罚29次,都未能解决该企业异味扰民的问题。

  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内蒙古期间,收到关于北方药业环境污染的投诉80次,几乎天天都有,最多时一天投诉达24次。

  督察办公室介绍,7月24日,督察组对北方药业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北方药业厂区内腐臭扑鼻,所属生力源肥业公司涉嫌在厂区东北侧洼地违规填埋工业固体废物,督察组当场要求调用在现场的挖掘机挖开覆盖的石块和土方,最终查实生力源肥业违规填埋北方药业委托处置的废菌渣1万余吨,违规填埋区域占地约4000平方米,埋深2~3米。

  在哈尔滨督察期间,督察组也收到多起反映哈尔滨环境质量的举报。老百姓对哈尔滨市化工路区域5家化工和热电企业、哈尔滨小岭水泥有限公司、齐齐哈尔化工集团公司、双鸭山建龙钢铁等企业大气污染问题反映强烈。

  事实上,近年来,哈尔滨冬季的大气污染问题已成为当地老百姓的心头之痛。督察组通报说,近年来,哈尔滨市冬季大气污染严重,重污染天气频发,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督察发现,全市16家燃煤电厂中9家长期超标排放。督察组特别要求,哈尔滨市要下大力气解决冬季污染问题。

  经济发达的江苏省是环境保护的排头兵,但督察组在该省督察期间也发现了一些环境隐患。

  长江江苏段分布有30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现场抽查12个,8个存在环境违法问题。无锡市长江窑港、南通市狼山水厂、镇江市征润洲、江心洲丹阳等饮用水水源一级或二级保护区内存在法律禁止的化工码头、水产养殖或修造船基地等,加之沿途危险化学品运输频繁,环境风险十分突出。

  对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的问题,8个省区的主要负责人都用了“照单全收”的回应。

  就在11月24日,环保部通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2016年第二批环保督察工作启动,已组建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负责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个省(市)开展督察工作。从今日起到11月底,督察组将陆续开始进驻。(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世昕)

更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